嗨,我是Creeper19472。

本文修改于2021年10月7日。

2021年9月29日,三代鹿人投稿名为“我遭受了一场无法抵抗的网络暴力”的视频,正式拉开了三代鹿人针对“独立平老师”等对其网络暴力行为的反击的帷幕。

在此之前,三代鹿人曾在视频中提及艺人霍尊与陈露间发生的事件(请注意,因果关系未经查证),并在之后发布一则有关霍尊退出娱乐圈的动态。

抛开霍尊退出演艺圈事件的时间线前后,本文重点对三代鹿人和独立平本次冲突的关键点进行不太全面的分析,部分内容未能及时查证,若有补充请联系我们更正,感谢支持。

本次冲突中的各事件关系相当错综复杂。由于娱乐圈中的此类事件出现不止一个的突然反转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导致路人(也包括苦力怕团队在内)难以理清其中的事件发展顺序和因果。其次,本次事件的冲突双方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过错。

据我们所知,东京奥运会期间,三代鹿人曾投稿一期无脑拉踩奥运会的视频,后来该视频被三代鹿人本人删除。另外,我们注意到,三代鹿人在近期发布的视频正越来越偏向纯情绪发泄式的直接吐槽,其用词也越来越有失公允。或者也可以说,三代鹿人正渐渐偏离其本心。

不过,正如三代鹿人的反网络暴力视频中所说,独立平老师提供的有关霍尊事件的图片和视频证据(以及关于该事件的“预告”),甚至其与霍尊的关系,都未能证实。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不能证实独立平老师与霍尊有关系,也不能证实其与霍尊的关系不成立。另外,独立平老师发布的“悬赏”微博(据悉已被举报删除),更是当今网络社会和苦力怕团队所绝对不能容忍的。无论使用网络暴力等的目的是正义或邪恶的,网络暴力及人肉搜索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但是,不可忽视的是,三代鹿人在一段时间的发展过后,已经成为一位在Bilibili拥有数百万粉丝的大up主。这样的up主,其网络影响力是巨大的。我们在后期的搜证中注意到三代鹿人这样的影响力使得其发动网络暴力的难度极低,而且,这样的网络暴力可能已经发生过多次。

在两方发声平台的评论区下,各方的评论众生纷纭。双方评论都指责对方大量使用水军。另外,由于显而易见的营销号对事件的大肆渲染,使得局外人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更为困难。目前,我们尚未能够确定冲突双方在此次事件中的地位,但很显然,独立平老师于三代鹿人的网络暴力行为是不正当的。

无论独立平老师为何而为霍尊维权,无论其是否想要从中牟利或是否是真的想主持正义,只要其动用网络暴力和人肉搜索的手段,他(她)就一定是邪恶的。

此时顺带提及陈岚老师的一个观点:

粉丝7万的,无法对粉丝百万的进行网暴

我认为这个观点是不正确的。原因就像三代鹿人回应中说的那样,如果观点成立,粉丝数少的陈露如何网暴粉丝多的霍尊?当然,这里没有偏袒陈露的意思。

这是苦力怕团队处事的基本立场。

由于证实偏见,我们在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正确或其性质如何等时候会倾向于确认最初印象或信念。这导致一件事情的第一印象对对象的看法至关重要。在此事件中,双方粉丝都受到各方的第一时间渲染,因此,其对待问题的看法必然是存在一定偏颇的;人类一直都在努力克服这种偏颇。然而,大多数人很难做到极度理性,因此大多数人不能做到绝对的客观公正。这也包括正在写这篇文章的苦力怕团队中的我。

在写下这篇文章的几天后,经过与他人的讨论和一段时间的搜证,我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更全面的了解,于是,你可能发现有些内容已经修改,我们致力于使苦力怕团队的每一条观点都尽量客观。

现在我想请大家思考的问题是:用网络暴力回馈网络暴力是合理的吗?

在此之前相似的冲突已多次发生。除了已经铁板钉钉的肖*事件和吴*凡事件等,还有阿*(台*争议)等等事件,有些已经敲定,但有些仍在看不见的地方继续。

这次对文章的修正主要在于校准三代鹿人在此次事件中的不当行为。我认为,三代鹿人对霍尊的辱骂的依据是不足以支撑其行为的,“种马脸”这类词很显然是不够客观和公正的。

所以,我认为

在此次事件中,独立平显然不是好人。但说独立平不是好人并不代表就支持三代鹿人,三代鹿人此前的行为也是存在过失的。现在,我更倾向于将此次冲突定性为双方为了各自利益而爆发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没有绝对正义的一方。或者略带偏颇地说,是“狗咬狗”。

同三代鹿人所说:于我们而言,维护客观的最好方法就是保持沉默。我们正处在时间长河的开端;而唯有处于时间线之尾,才能真正成为“清”的旁观者。不过看起来三代鹿人还是提出了其观点。这篇文章也写下来了,作为一个记录:当未来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偶然间拾起过去的残页,还可以看看过去自己的观点与事实的相差如何,并不懈地消除它。

我是Creeper19472,下次见。